板栗_苏半里,

我,似个鸽手。
得感情,CP:-Repost-开学使我潜水
但么得钱。
么得睡觉,
也么得更新。

【维勇】《这样的粘人精请给我来一打》

●脑洞

●ooc

     众所周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都在粘着胜生勇利的人。
     例如,在拍某时尚杂志封面时,明明站位是完全不会接触到对方的,但最后洗出成片时,维克托的手就不止一次出现在勇利的肩上腰上甚至臀侧。虽说不影响效果,而且还会大大增加购买量,但摄影师已经在绝望地大吼:
    “我下次再也不接你们的摄影了!!!为什么要来吃这个狗粮!!!”
     经过这个事件后,其他各家杂志在请维克托和勇利过来做模特时,就会多请一只俄罗斯的妖精。但每当到了摄影棚,看到维克托用那副蠢到不行的心形嘴表情和他说hello的时候,漂亮的妖精就会变成一只炸毛的小猫。
    “为什么这对笨蛋夫夫也在这里?!和他们拍照我会疯的!”并且恶狠狠地比了个不优美的中指。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拍摄还是得照常进行。
      “胜生先生麻烦您坐到沙发的右端,对好的,就是这样。”
      场地指挥安排着已经穿好某知名品牌的最新款衣装的勇利坐到既定位置。而在摄像机旁看着勇利的维克托教练,脸上写满“我丈夫真帅真有魅力”的笑脸怎么都收不住。原本站在他们旁边的尤里带着一脸鄙夷的表情默默地挪动到了了摄像机另一边。
    “维克托先生?维克托先生?”场地指挥朝维克托的方向叫了好几声,维克托才从自家丈夫的无尽魅力中,把眼神从对方身上撕下来。维克托先生麻烦你坐到勇利旁边,一条腿踩一条腿踩上沙发,上身倚着胜生先生就可以了。”
      勇利听完,展开手臂做出迎接的手势,再拍了拍沙发的空位:“维克托,快过来。”维克托对此很受用,就如同为了拥抱几乎半日未见的亲人而一开门就扑过来的马卡钦一般,小跑着过去往沙发上一坐,身体一斜倚上勇利的肩膀,再表情十分花痴地仰起头,刚好对上勇利的低头看着他的眼神。   
两人就保持这个姿势对视了五六秒,勇利最先受不住的脸色微红地别过头去,维克托反而更加大声地笑起来,倚着胜生的身体逐渐放松,之后就顺着重力往下滑,按照计划刚好落到勇利的大腿上。维克托立刻开心地喊出来:“勇利勇利!这是膝枕(日语)对吧?这是膝枕!”
     勇利听到后脸色涨得更红,一只手戳向维克托的弱点——发旋:“不要学那些奇怪的日语!”躺膝枕很舒服的维三岁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躺着更舒服,然后就向摄影师挥挥手:“摄影师可以拍啦!”
     已经站在旁边好几分钟的尤里眼皮疯狂跳了好几下,接着穿着某名牌鞋的脚就恶狠狠地落在维克托的腿侧。之后他愤怒的吼叫就在两人的耳边响起:“你们这对傻瓜夫夫玩够了没有!?老头子你给我坐好!真搞不懂你们究竟在想什么啊!”
     维克托伸手拍了拍刚才被踢痛的位置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一边极不情愿地缓慢挪动着,一边噘嘴拉长声音“诶——”
     尤里的眼皮跳得更厉害了。
     当维克托和勇利调整位置坐好之后,尤里才快速地坐上他的位置,调整好面部表情,让脸看起来并没有皱巴巴的怒气同时,用极不耐烦的声音催促着摄影师快拍。
     但当摄像师按下快门前的最后一刻,尤里“一不小心”用余光瞟到了位于维克托右肩上的两人交叠的双手,结果还是没绷住脸上摄影师要求的“优雅”的表情。不过,最后那张照片还是登上了杂志封面。并且被尤里的粉丝们剪下来并戏称:尤里·我好生气可是还是要保持优雅·普里赛提。
     而另一边维勇的CP粉却在照片上画出一条明显的“气氛分界线”,并把维克托和勇利那半张裁剪出来,还在两人交叠的双手上画上重点红圈圈,磕糖磕得不亦乐乎。上述事件过后,各家摄影都知道光是请尤里一个是压不住冰上的帝王想撒狗粮的心的。于是在某赛季结束后,官方想为本赛季的花滑集锦CD拍几张封面,便把披集、JJ、光虹、克里斯等人都请来了。
     CD的第一张封面必须得是知名师徒两人了,不知为什么两个人往白色背景布前一站都让在场的所有人觉得光芒四射而且周围还飞满了粉红的小泡泡,不算小的摄影棚里甚至连空气都变成香甜的可视性粉色气体。只有尤里身边弥漫着越来越重的可视性黑色雾气,像是光芒璀璨的太阳被淹没在乌云里一般。
     在拍第二张的时候摄影棚里可以说是气氛骤变:“不要和我做你和那个老头子做的动作!”“可是这个是摄影...”“把你的手从我的腰上拿开!”   
要知道俄罗斯老虎的腰可是敏感地带噢!
     第三张就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亚洲组了,一直在活力满满跳来跳去打打闹闹的“未成年组”阳光青春活泼的气氛把在场的人都感染了,大家都直呼“年轻真好啊——”
     拍第四张时,场地指挥就让维克托和克里斯一组,拍一张来自“成年的色气”的封面。再和比较高的克里斯说让他搂着维克托的腰时,维克托立刻义正言辞的站直了说:“我不喜欢让人碰我的腰。”指挥也不好违背他的意愿,于是就把两人的动作改了过来。不过毕竟两人都是荷尔蒙溢出屏幕的人,即使换了动作,色气还是充斥了整个摄影棚。
     而到了第五张,有JJ的加入大家就意外地冷淡。
     第六张才是压轴的场景,维克托和勇利手牵着手从试衣间里出来时,身上穿着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考斯滕和两人走路的气氛仿佛婚礼现场。走到白色背景布前的两人还深情对视了好一会,就差没念誓词和接吻了。最后照片出来的效果也很棒,两人相牵的手上戒指熠熠生辉,脸上却带着来自竞技者的笑容。
     拍摄完CD封面不久后,维勇两人又接到了来自官方摄影棚的邀请,这次是去拍一本写真集的封面。
     不久,写真集出来后,封面照片再次引发了新一轮的热潮。不仅仅是因为两人穿的新的考斯滕,还有维克托高举的几乎要戳到屏幕上的手,以及手上那枚金光闪闪的戒指。
     但感官敏锐的粉丝们都注意到了那只放在维克托腰上的明晃晃在宣示主权的手,评论评论里几乎都在大呼“说好的不让碰腰呢!”
    维克托弯眸一笑自家丈夫的手和别人的能一样吗?勇利肯定有特殊待遇的。
      当然,以上这些只是维克托作为一只粘人精的一小部分日常,在其他的只要可以和勇利黏在一起的时间里,维克托都尽职地实行作为一只粘人精的本职,如同一个还没能断奶的宝宝,每天都粘在勇利的身上,无论是睡觉吃饭还是洗澡泡温泉,甚至在冰场上练习时两人都如同连体婴一般集体移动。
     勇利只能说他真的无法抗拒比一只大型犬还要甜的维克托,即使他每天都粘在自己身上。
    而维克托这边他却表情严肃地说着:
    “其实我是得了一种病,叫‘肌肤接触饥渴症’,不过……” 他又神秘兮兮地笑了笑,“只对勇利小猪猪一个人生效喔!”

fin.

我只是想写幸福的维克托好蠢好可爱wwwwww

好困我要睡着了捉虫什么的明天再说吧
————————————————————
1.14更改为雪主任批改过的版本

【维勇】《笔尖之下》

●文手维×画手勇

●ooc


      维克托第一次在同人分区看到如此惊艳的画。

     一眼看过去,画面干净简洁,颜色明亮轻快,线条也很简单,虚实有致。整幅画只要在tag列表被随意划到,就能够吸引人点进去细细观看。

     画的题材也很新颖,几乎能让人通过一幅画同人画作而大略了解到原作内容。甚至原作没有明显表达出来的一些感情线都在画上表达得恰到好处,不会过于强调突出但也不会让人完全看不出来。

     维克托来回扫视着这幅画看了好久。自己正在卡文的瓶颈期仿佛都有所缓解。脑内出现了一些新的灵感,维克托给画点上喜欢和推荐后就点进了作者“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的主页。

      这个账号看着不是新号,但主页的内容却只有那幅刚发上来不到两小时,但热度已经破千的画。维克托觉得有点可惜,又去翻了翻他的简介,发现简介里只有一句禁止转载。维克托聊胜于无地点了关注后就退出了他的个人主页。但再退出软件时又多看了一眼那副画忍不住去写了一个评论。

     全部的评论已经有两百多条了,维克托稍微划拉几下看了看,全都是赞美之词。

     退出了软件还没到两分钟,手机上方就弹出了软件的消息通知,维克托再次点了进去。是“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回复自己的消息。

     “谢谢太太喜欢!你的文也超级棒!这是我第一次在软件上发布自己的作品,有太太喜欢真是太好了!……”

     维克托嘴角带笑地看完对方的回复,后半段几乎都是他对原作的一些理解,维克托和他的理解大同小异,自然也开始回复一些自己的想法。两人在评论区开始讨论起来,慢慢的也刷了快几十条评论。

     两人渐渐讨论到一个片段的情感表达,但无奈评论没办法发图片,两人说的都不在点上。维克托还想继续,想了想尝试着回复对方

     “可不可以给个联系方式?比较好讨论。”

     其实维克托对要到对方的联系方式并没有把握,谁会把这个重要的东西随便给一个只是和你讨论剧情的陌生人呢?维克托心里不抱希望地想着,就看到“猪排饭”迅速的发了一个好,然后私信的图标就亮起了一个红点。

     维克托点到私信页面飞快地复制了那段带着惊喜的数字,在另一个聊天软件上粘贴搜索。短暂的加载之后,一个名为猪排饭的账号跳了出来。维克托毫不犹豫的点了添加好友。很快的,对方同意了好友申请,并给他发了一个爱心的表情

     “太太你好!”

     维克托也回复了一个同样的表情后,开始思考怎么打开话题。

     “请问怎么叫你呢?”

     “叫我猪排饭就好了。”

     对方回复后迅速的发出那个刚才两人讨论不上点的原作动漫截图。

     “太太你觉得这个片段……”

     维克托盯着屏幕抿唇笑着。他觉得‘猪排饭’简直太可爱了。说要联系方式来讨论剧情,竟然真的认真来讨论剧情。不过维克托也不是不乐意,也就热烈的加入了讨论。

     两人从片段开始一直说着自己的理解,然后再慢慢讨论到官方在op和ed里埋的隐藏感情线。维克托不得不承认猪排饭是一个对原作理解得很透彻的人,也对他越来越喜欢。

     两人一起聊了快两个小时。午饭的味道也在空气里开始蔓延,猪排饭就先行提出要去吃饭了。维克托这里还没到午饭时间,就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猪排饭是不是要去吃猪排饭了呢?”

     对方过了好几分钟才回复了一句“请太太等一下。”维克托也很听话的一手撑着头,一手拿着手机屏幕就停留在猪排饭的聊天界面上。过了几分钟,对方发来了几张照片,是刚出锅还热气腾腾的猪排饭。

     “哇哦,amazing!看着好棒啊!”维克托连发了好几个表情,字里行间都是兴奋的情绪。饭的香味仿佛隔着屏幕透出来,让本来没这么饿的维克托突然很想吃饭了。他的手指轻点几下回到主页,点了两份外卖,又匆匆忙忙点回聊天界面,生怕错过对方的对方发的每一条消息。

      但猪排饭仅仅回了两个爱心的表情,就没有再说话了。维克托知道猪排饭是去吃饭了,但内心却有点怅然若失。他把手机放在桌面上,然后自己枕着一只手臂侧趴着,眼睛紧盯着光亮的屏幕,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桌面。直到送外卖的按响门铃才匆匆从沙发上爬起来开门。

     维克托打开外卖盒,稍稍摆好拍了几张照片,连着一句“我吃饭啦!”给猪排饭发过去,然后就锁屏了手机。

     不知道是为什么,午饭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聊天,维克托只当猪排饭是在忙自己的工作。维克托其实也不是在家里除了写同人就是追番的闲人,他的主职其实是一个编辑部的签约作家,几本小说都不知道加印了多少次,光靠稿费就能过上很富足的生活。

     维克托一下午看完新更新的番剧后开始帮别人校稿,专心致志的校对完几万字之后天已经黑了下来。维克托就很懒的点了两份俄罗斯经典菜的外卖,磨磨蹭蹭的吃饱洗完澡就抱着电脑爬上床开始写同人的更新。

     维克托有个半夜写东西的习惯,这也导致他的发际线急剧向后缩减,不得不剪掉留了多年的长发。他戴着耳机盘腿坐在床上,电脑就放在腿上,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哒哒哒地点个不停。今天猪排饭的画给了他很多灵感。现在文思泉涌如果不写下来也许自己待会儿就忘了。

     整个房间一片漆黑,只能听到敲击键盘的细小声音和从耳机里隐约泄出来的轻微音乐声。仔细听能听得出来是浑厚的钢琴和悠扬的小提琴交织在一起的乐曲。维克托听得入迷,开始轻哼着调子。他的声音本就低沉,此时的声音更是迷人的不行。突然乐声减弱夹杂进一阵铃声,维克托马上停下手上的活点进ins。

     这个铃声是维克托给猪排饭特别设置的,自从维克托中午的时候有点期待的给猪排饭发消息开始,维克托就没关过ins而且还打开了消息提醒。

    “太太,你可以帮我看看这张画吗?我感觉还缺什么。”

     猪排饭说完再发了一张图,维克托点开看了看,是一张未完成的线稿。

     看得出来是同人图。线条流畅利落,但果然感觉缺什么。

     “这张画是照着太太在软件上发布的那篇《玻璃》的内容写的,那篇真是太棒了,是我入坑看的第一篇同人文。”

     “噢,那篇啊,我可以给你讲一些写的时候的灵感来源,要听吗?”

     维克托稍稍回忆了一下,觉得内容还可以补充,也许那张画所缺的东西能从源头里来呢?

    “如果太太觉得不麻烦的话,非常谢谢!”

     猪排饭回复后再加了两个爱心的表情,

     “好,那连麦说吧,感觉有点长。”

     维克托打开文档,花了几十秒大概回忆了一下,就点击了连麦的图标。

     一段调整耳机的声音过后,维克托听到对面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于是就率先开了口,

     “小猪猪,晚上好!”     

      对方像是愣了一下,才局促地回答他:“太太晚上好,太太的声音好好听啊!”

     维克托听到对方那种日本人特有的活泼的英语口音,而且竟脱离他对日本人英语发音普遍不标准的想法,一时不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哇哦,你的英语好棒!”

     “谢谢太太,可能是因为经常出国的原因吧。”对方的声音带上了青年那种特有的一点羞涩感,维克托已经可以脑补到一个黑发青年害羞的表情,简直可爱死了。他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连麦的目的,只想让这个可爱的男孩子多说几句话。

     “那个,太太可以不要叫我小猪猪了吗...”

     对方虽然是请求,但声音却越来越小,如果在面对面说话维克托可能就直接听不见了。

     “好吧,不过你也不要叫我太太了。嗯...叫我Vic吧!”维克托想了一下,发现他的圈名并没有什么好称呼的昵称,干脆用了本名的昵称。

     “好的,Vic。”猪排饭还没有熟悉这个称呼,叫起来那一点生疏的感觉也带着十足十的可爱。

     “你多大了呢?”

     “24岁了。”

     “噢,那在做什么工作?画画这么棒,应该在做绘画相关的职业吧。”

     “嗯,在做自由画师。”

     “好棒啊!那下次我出本子就找你画封面咯~”

     “好的,谢谢太、啊不,Vic喜欢了。”

     “那你...”

     “那个...嗯...那篇文的灵感来源...”

      维克托听到猪排饭提起,这才突然想起两人连麦的目的,

     “啊!我聊着聊着就忘记了,现在给你讲吧。”

     维克托得到对方的回复后整理了一下思路,就开始用平缓的语速讲着,耳机那听到的也只有时不时的应答声。其实讲了并没有多长时间,维克托却感觉安静得像是过了一个冬天。

    “猪排饭?”维克托听了一会儿基本无声的耳机才试图叫了一声,得到一声轻柔如猫咪叫声般的轻哼。

     “嗯...啊!对不起Vic!我有点累,所以打了个瞌睡...”

     维克托弯唇笑了起来:“也许是我讲的太复杂了。”

     “不是的!我最近在做以前的画稿整理,太忙了,有点累。而且Vic的声线好温柔,我忍不住就睡着了...”

     猪排饭声音又是越说越小,让维克托不禁又笑出声来逗他。“好听到睡着吗?听着感觉怪怪的啊。”

     “不是的!...”

     “好啦好啦,你累了就去休息吧,晚安啦。”

     “那,Vic晚安。”维克托心满意足地把麦关掉后看了眼时间,又去看了看文档的字数统计,决定今晚熬个夜把更新写完。他觉得和猪排饭连麦后亲近了不少,心中也多了一些暖乎乎的东西。维克托又开始期待下一次两人的连麦。

tbc.

尝试写一下温柔的两人

其实压根自称不上文手...不过第一次搞年度总结很开心!18年3月份来到lof大家庭~~~认识了很多太太超幸福!在lof学会很多东西!因为神仙太太们,所以自我感觉文笔也有在提升!18年很差劲...后半年基本都是在鸽——新的一年继续努力!希望小滑冰的剧场版快出来!!!认识更多太太!!!!
新年快乐!比心!

【维勇】《少女一哥在线撩勇》

●迟到的维克托的生贺

●巨ooc 慎点

●梗来源于网络

                9:12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在?”

店家:“在的亲。”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店家你好,请问这个xxx饰品该怎么戴啊?”

        [正在为您转接到客服小V]

        

小V:“噢~亲亲您好~这个东西是酱紫戴的噢(≧ω≦)”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你好”

小V:“先把上面那个小小的插在两孔之间的绳绳抽出来,然后打一个足够卡在较小的孔里的结,当然啦~结打得越可爱女朋友会越喜欢噢~(*^♡^*)”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呃...”

小V:“亲亲怎么了~?”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我是送给男朋友的。”

小V:“原来亲亲是女孩子呀~”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我的男的。”

小V:“哎呀竟然是同~两个可爱的小哥哥在一起肯定超甜哒~真羡慕亲亲呀~(★>U<★)”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结打好了,然后呢?”

小V:“噢噢~然后呢~把绳绳上的结卡进小洞里,要卡紧一点噢不然会掉哒~”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嗯”

小V:“之后把绳头上的那个心形的针穿过想装饰的东西上,记住是心形的那个哟~不是方形的~不然就错啦~”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嗯”

小V:“再把那个心形穿过较大的洞,拉紧,就完成啦~”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好的,谢谢你。”

小V:“亲亲不用谢~有什么疑惑的可以继续来咨询~小V为您竭诚服务哟~”

                  10:23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在?”

店家:“在的亲。”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店家你好,请问这个xxx饰品这样戴对了吗?感觉还是有点松。”

店家:“亲稍等。”

        [正在为你转接到客服小V]

小V:“来啦~亲亲!”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

小V:“怎么了亲亲?有什么疑问吗?”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怎么又是你?”

小V:“哈哈,我是主客服呀亲亲~”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

小V:“亲亲把饰品照片拍过来看一下下吧~不然不好知道原因~”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勇利用手拿着饰品.JPG)

小V:“哇~亲亲的手真好看啊,皮肤也好好!(。•ω•。)ノ♡平常用的都是什么牌子的护肤品呀(๑°3°๑)?”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爱情的滋润。”

小V:“诶这个是什么牌子没有听说过呢~亲亲”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先看一下饰品的问题吧”

小V:“好的呢~我看一下下~”

小V:“亲亲应该是把绳结打小了才会松噢~多打一两个试试看吧~”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嗯”

小V:“亲亲~待会戴好了可以再给我看看~小V竭诚为您服务~”

                   10:57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勇利拍镜子中戴好了饰品的自己.JPG)

小V:“哇~~~小哥哥你长得太好看了吧!(♡∀♡)感觉像是刚毕业不久的高中生诶~太可爱了哇wwww你男朋友可真幸福~O(≧▽≦)O ”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撤回一张图片]

小V:“诶诶诶?!小哥哥别撤回啊qwq...我还想存一下呢...”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你在工作的时候不务正业你老板不会开除你吗?”

小V:“不会的啦~毕竟我是主客服呢~”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

小V:“小哥哥刚才我看见你背后的衣柜里有一件更适合这个饰品的毛衣,你要不要试一下下呢~”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嗯...那是我男朋友的。”

小V:“没关系啦,试一下嘛试一下www你男朋友不会介意的~说不定还会夸奖穿男友毛衣的你可爱~(*^ω^*)”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男友毛衣是什么词啊...”

                    11:13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勇利穿男友毛衣.JPG)

小V:“amazing!小哥哥你简直太可爱了!!!我可真羡慕你男朋友!!!TAT”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撤回一张图片]

小V:“诶???小哥哥怎么了为什么要...Σ( ° △ °|||)︴”

一碗随处可见的猪排饭:“要消灭罪证。”

小V:“呜呜呜...小哥哥你太可爱了呜哇...天哪如果我有你这样的男朋友一定要像全世界炫耀你你简直就是生命之光balabala...”

     勇利回拉了一下消息,发现他竟然和一个客服聊了这么久。勇利刷着刷着突然想到前不久刚刚看到过的段子,于是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你是维克托吧?”

     对话框上的“对方正在输入中...”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对方一直在夸自己的消息也立马停了下来。就这样过了好几分钟,对方才发来一条消息,娇也不撒了,萌也不卖了,语气深沉得令勇利感到害怕。

     “勇利,你究竟是哪里看出来的?我刷了几遍我们的聊天记录,究竟是哪里露出了破绽?难道是我技术退步了?!”

fin.

勇利:我好像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看完可以拉黑我了谢谢

这是个群宣(嘻)
小滑冰相关的唠嗑开脑洞群
日常就是白天都是幼儿园吃甜饼现场
深夜化身车速100码的大型飙车比赛
对群员么得要求 只要多说话就好~~~
会定期清人
进群请注意CPtag噢~

【维勇】《最终之愿》

前文链接:《最终之愿》[神启]

●架空

●神父维×恶魔勇

●be警告

●ooc

[圣临]

      如书里所说的,两年后勇利长得很快,房间里的空间也渐渐无法满足勇利的日常所需,他需要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维克托在某个晚上很晚才回来,他拿着一个包裹和晚餐一脸疲惫的推开门。

     勇利还坐在床上看着维克托给他的书,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和开门声就兴奋得马上跳下床,凑到维克托面前

     “欢迎回来!”细长的尾巴还在不停地摆动。维克托放下托盘和包裹一脸歉意的摸了摸勇利发丝柔顺的脑袋,

     “对不起啊勇利,今天修道院里太忙了,应该很饿了吧,快吃饭吧。”勇利也乖巧地坐到餐桌对面,自己从托盘中取出自己的那份晚餐开始吃。

     两人一起吃完饭后就是例行的洗澡时间,所幸浴室的浴缸还足够容纳人类15岁左右身体的勇利和已经27岁的维克托。勇利等着维克托收拾完餐具后就开始爬在床上脱衣服,直到一丝不挂才坐下来等着维克托也脱完后抱他一起去浴室。

     这个奇怪的行为从勇利会自己脱衣服后就慢慢养成了习惯,已经见怪不怪的维克托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学的。

     但这次维克托却在勇利脱光后没有了动作,维克托看了几眼勇利赤裸身体之后的翅膀和尾巴,从刚才背回来的包裹里拿出一瓶一摇动就在翻滚闪烁的紫色药水。

     “勇利你想离开这个房间去外面看看吗?”

     维克托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到,勇利表情有一点疑惑,但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维克托摇晃了一下手中那瓶弥漫着神秘气息的药水,随后打开瓶盖。“这个药水可以帮你把翅膀和尾巴还有角隐藏住,但时效只有十小时,现在要试试吗?”

     勇利停了一会儿,就乖巧地爬到维克托坐下来的身上抱紧脖子,双腿顺势勾上腰。维克托把那瓶药水倒一点出来后从勇利那双翅膀的根部慢慢涂抹到尖端。勇利觉得维克托的手碰过的地方变得热热的,甚至有点舒服,一个没忍住,小声的呻吟就从口中泻出,勇利随即慌忙地捂住嘴巴。

      维克托把这个奇怪声音听进耳朵里,以为是药水有副作用,心疼的摸了摸勇利上尚还瘦小的脊背,“太疼的话可以直接咬我。”

     勇利的大脑理智尚在,即使点了点头,还是舍不得咬维克托。但当对方的手开始摸上尾椎时,勇利就瞬间失去了那个叫做理智的脆弱的东西,一口咬住了维克托的肩膀。

     维克托还是低估了勇利作为一只恶魔的咬合力,当维克托把细长的尾巴涂完,示意是勇利可以起来之后,他甚至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之后涂角就没有这么多磨难了,那两个从额头两边长出来的角细滑好摸,像是温润的白玉一样泛着光泽。涂完之后,翅膀和尾巴还有角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失,直到连背上都没有长过翅膀的痕迹。

     勇利从维克托腿上爬起来,站到床上去跳了跳,没有了累赘的身体都轻了不少。勇利安静了一会突然叫了维克托的名字,在维克托一脸疑惑地转过身时就往他身上扑去,维克托诧异了一秒,但也稳稳地接住了他。

     勇利整个人笑得仿佛打上一层粉红色的滤镜,他搂着维克托的脖子稍稍往后仰着,看着维克托“这样明天我就和你可以和你一起了。”

     维克托脸色微红的看着勇利眼里的期待,心里慢慢的有什么东西滋长出来,毛绒绒地在心尖上挠啊挠。维克托突然动了动还托着勇利的手,用与平时完全不同的语气开口,“勇利,你是不是忘了你什么都没穿?”

     勇利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推了一把维克托的肩,居高临下的命令到,“神父大人,请你脱下神袍和我去洗澡吧,你现在是属于我的。” 维克托也顺从地放下勇利,把黑色的袍子脱下后再抱起他走进浴室。

     当第二天清晨微熹的阳光笼罩着维克托所住的高塔时,维克托才悠悠转醒,一睁眼就是药效已经到了的勇利的脊背。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银发男人突然伸手摸了摸那对黑色翅膀的根部,把正在伸懒腰的勇利吓了一跳。

     勇利猛地转头看向维克托,脸红地眨了眨眼。随后把头凑到维克托面前,额头几乎要蹭在一起,“维克托,已经早上咯。”

     维克托避开对方的角,把头按进怀里抚摸了一会儿,“今天勇利就去唱诗班吧。还记得我昨天教你的颂歌吗?”

     

     “各位,这是院里新来的孩子,他叫胜生勇利,之后就加入唱诗班那边和其他孩子一起上课。”例行的晨会,维克托借此机会把勇利安排过去,也明示着勇利是从他这边来的孩子,就不会有一些长老来干扰和询问。

      说完,维克托就微微蹲到勇利面前,帮他整理唱诗班的衣服上那复杂的带子,眼睛却看着勇利。

    “中午记得到这里来找我,我会在这等你的。好了,过去吧。”有维克托最后摸了摸勇利柔软的发顶,目送他走下台阶。“大家开始可以开始各自的工作了。”

     唱诗班的孩子歌颂上帝的歌声过后就是学习的时间,较之恢宏的主教堂,学院就小很多了。尚还年幼的孩子们很快就和新来的同学打成一片,坐在长椅上聊起天,直到午饭的钟声响起,才各自离开。

     勇利一边和维克托聊着今早在学院和新朋友的事情,一边牵着手在通往维克托住的高塔的长阶梯上走着,

     “维克托,尤里奥说修道院外有一个很神奇的女巫是吗?”

     维克托回忆一下那个一整天都凶巴巴常年炸毛散发不良少年气息的男孩子,叹息地摇摇头。

     “是哦,的确有一个呢。他叫波波维奇。”

      “听说他住在森林里最隐秘的地方,谁都找不到他。”

       维克托仔细想了下波波维奇住的地方后,忍不住笑出声。

     “那个地方哪里隐秘啦,我告诉你哦,他就住在森林里最高的那棵树下的小屋子里。”

     勇利一脸明白了的表情,然后像是低头想了想什么令人害羞的事情一般,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泛着微微的红晕。

     “听、听说在他那里有能让两个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的魔药,”

     勇利说到一半,放开维克托的手小跑几步到阶梯的高处站定,双手捏了捏衣服的下摆,做出一副决定下什么事情的表情,

     “维克托!我喜欢你!我一定会拿到那个药的!”

tbc.

既然今天是生日那么就更新吧

我继续躺尸了

勇利生日快乐!!!!!26岁啦!!!!我爱你!!!


【维勇】《亲吻十题》

●迟到几百年的万圣节贺文

●总之ooc先打上

1.

      维克托在早晨8点的闹钟扰人清梦之前就醒了,在意识随着身体清醒后就猛地坐直开始疯狂摇晃身边还沉浸在梦乡之中的可爱的“睡美人”。

      “勇利勇利!今天是万圣节!我想要糖!”勇利还在梦里和小维愉快地玩耍,  突然被人强行摇醒了,梦就在脑子里糊成一团晕到不行。那团梦似乎还把思维堵住了,勇利眼睛都还是半阖着的样子,伸手扒上维克托的肩膀,然后借力主动往维克托的脸颊上“叭”地 亲了一口,

     “这糖够甜了吗?”

2.

       勇利穿着从日本带来的印有碎花图案的蕾丝边围裙,正小心地从烤箱里把小蛋糕一个个拿出来,再用刀把表层切开,让里面还冒着热气的香气浓郁的酱流到表面上,形成像是水晶一般的薄层,本就香气浓郁的蛋糕看着更吸引人了。

      “勇利一一”勇利听到维克托坐在餐厅的位置上拉长的声音喊他,便加快手上的动作,把蛋糕端出厨房。

      “这个牛奶一点都不甜。”维克托看着勇利把蛋糕端上桌后,用手指着还氤氲着雾气的牛奶,语气十分委屈的说着。“可是牛奶已经按平时的糖量加糖了呀。”勇利并不知道这个嗜甜如命的俄罗斯男人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又想搞什么新花样。

      “不信你尝一下。”维克托伸手把牛奶往前推了推,勇利也拿起来喝了一口,还微抬起头砸了砸嘴,       “已经很甜啦,维克托...你是笨蛋吗?!”勇利低下头就看到维克托几乎把头抵在桌子上透着光盯着那杯牛奶的杯口在慢慢的转动,直到找到勇利刚才喝的那个还残留着一点奶渍的位置,那个又过于幼稚的俄罗斯男人才端起牛奶对着那个位置一口喝完,

     “这样就够甜了。”

3.

       维克托和勇利特别喜欢一起缩在一个单人沙发上,每到冬天的时候,这个喜好就更加明显。但毕竟是两个成年男子,单人沙发还是小了点。维克托就总是抱着勇利让他坐在腿上,双手环抱住腰,利用斯拉夫人骨架大的特点把勇利完完全全严严实实地拥住,怀里仿佛有一个温暖的小太阳。

      这个情况勇利的脚基本就够不着地面了,“挂”在维克托身上久了,勇利就会开始不自觉地双脚互相磨蹭,缓解那种被挂着的感觉。维克 托有时候也会一把把勇利横抱在怀里,方便自 己对自家的可爱恋人动手动脚。因为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勇利也完全不想挣脱,就完全放松地接受来自维克托的蹭蹭摸摸。

      这么坐时间稍微长了一点,那个热衷于和马卡钦学习的俄罗斯男人就从脸颊开始一直磨蹭到鼻尖,时不时还会张口轻咬一下,最后总是变成两人像是互相取暖一般的细致轻缓的亲吻。被暖气熏得柔软温热的唇贴在一起慢慢地摩挲,时不时用舌尖润湿一下冬季偏干的唇面,不顾刚才还在一起看的电影就这样一直吻好几分钟。

4.

       自从尤里奥因为受不了维克托和勇利两人在冰上亲亲热热而无法正常练习后,雅科夫就禁止了维克托和勇利在冰上的除训练外一切的肢体接触。米拉也因此少了很多比如“啊,我也想谈个新男友了。”的话,整个冰场的练习效率立刻就飞速提升了。

      但为维克托怎么可能忍住自家的可爱恋人在自己身边专心练习时因为某个跳跃动作落冰完美而流露出的笑容和冰上完全展现出的自信的身姿,光是在滑鲍步的时候无意展现出的优美腰线都能让维克托目不转睛。

       啊,不能和勇利有所触碰根本无心练习啊。维克托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趴在冰场的栏杆上,双眼紧盯着那个穿着美津浓的身影,随后那个身影停顿了几秒就在他眼前慢慢变大。

      “维克托,你怎么了?”维克托往四周警惕地看了几眼,确定雅科夫还在远处纠正尤里奥的动作,随后撅着嘴一脸生气的表情把勇利从冰面上拉下来,再蹲到护栏后面

      “维克托,怎么了吗?休息的时间还没到吧?”勇利一脸疑惑的和维克托面对面蹲着,伸手戳了戳他像一条金鱼一般气鼓鼓的脸颊。却被对方一把抓住手腕,同时被攫取的还有因略显惊讶而微张的唇。

     “今天的‘勇利’严重不足呢,要开始充电了。”

5.

       维克托和勇利每次做完大汗淋漓的躺在床上时,维克托总是没休息几分钟,又把勇利揽过来,细细地亲吻。

      那种吻并不如宣告情#爱开始的信号那样激烈。反而像是春雨拂落大地那样小心翼翼的,如同在对待易碎的宝石。勇利总是忍不住那些从额头开始细细痒痒的吻和落在脸上滚烫的鼻息,在不撞到维克托鼻子的情况下往后缩,却再被维克托拉回来。勇利在轻柔的吻里总是感觉出一种维克托在安慰的感觉。虽然很舒服就是了。

       但两个人全身都是不可描述的乱七八糟的液体黏在身上,再离得这么近做和刚才的状况完全不符的事情勇利还是觉得有一点好笑。慢慢的这种行为就变成了情#事之后心照不宣的习惯。

6.

       还有什么安眠曲是比在睡前得到一个来自恋人甜蜜的吻还能催人入眠的呢

      没有什么比每天被恋人的香香软软的唇唤醒更好的事了。

      如果有,那就是来自恋人时不时被唤醒的小心机偷吻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如是说。

7.

      胜生·贤惠·勇利可不是白叫的。

       家里的三餐如果不是在外面吃,那就绝对会是勇利做,且不说维克托有多爱吃炸猪排盖饭,勇利随便做的一点日式菜都能被自家丈夫吃个精光,所幸马卡钦没有舔盘子的习惯,不然勇利都觉得家里的2号马卡钦都不会让自己洗碗。

      勇利正在厨房专心致志地炸猪排,滋啦滋啦的声音响彻厨房听着都能让人流口水。勇利边翻动猪排边想着今天会晚归的维克托。维克托回来看到自己做了炸猪排盖饭一定会很开心的露出心形嘴。想着想着勇利的嘴角都不禁弯起来,心里溢满了粉红的小泡泡。        在想完这段话还没到一分钟的时间,勇利就感觉到自己的腰揽上了一只手,那只手在勇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他给按到了墙上,随后勇利无比熟悉的,有着圆润唇珠的唇就贴上了自己的唇。

      在灶台发出被关掉的声音时,勇利也听到自己心里装着的粉红小泡泡溢出来传遍身心的声音。

8.       

       维克托喜欢一切浪漫的事情。虽然他和勇利都已经成为恋人很久了,却很喜欢做一些刚认识的尚还羞涩的情侣所做的事,例如一起看电影。

       在黑乎乎的电影院里全部人都在专心致志于剧情,而维克托却总是趁机偷亲勇利在休赛期有点肉呼呼的脸颊,甚至在剧情播放到一些情侣接吻片段的时候不由分说地吻上来,总是搞得勇利措手不及。

       就像现在。

       维克托用刚才勾着勇利肩膀的手把对方的头微微转向,两片唇在温热的鼻息里互相摩擦,甚至是轻轻的啃咬。勇利担心自己发出声音而被别人发现,只能憋着被维克托的吻带出的呜咽,虽然出电影院后维克托会被脸色泛红的勇利责怪,但,

      “没办法啊!专心致志的勇利太可爱了!”

9.

       现在已经退役转做滑冰老师的勇利还会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得到大奖赛的冠军时维克托给他的吻。

      勇利站在那个自己已经为之努力了很久的最高的位置上,还因为刚滑完节目而满头大汗。他看着那个在闪着光的金牌戴到自己的脖子上,开心地笑着看向在不远处的维克托教练。“维克托!你可以亲吻我的金牌了!”勇利微微拎着金牌的绳子看着维克托,维克托也微笑着向勇利走过来,但之后的亲吻却不是落在奖牌上,而是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勇利的唇上。

     “你才是我人生的比赛中最大的金牌。”

10.

       在维克托一边当勇利教练一边恢复练习的那段时间,对维克托来说简直是甜蜜得过头了。

       如果某个跳跃动作没有到位而导致摔跤的时候,勇利总是第一时间给予维克托一个安慰的亲吻。

       在因为某个节目剧情卡住而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的时候,勇利就会慢慢地从远处滑过来,然后把维克托的头拉下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对维克托来说记忆最深刻的大概就是,有一次勇利在学一个新的四周跳,体力一直很好的勇利请求维克托再给他演示第13遍跳跃。维克托觉得这个场景异常的熟悉,但连续跳了12遍四周跳的维克托就累得不行扒拉着冰场周围的栏杆弯腰吐槽着勇利怪物般的体力。随后就得到了落在发旋上的勇利带着安慰和请求的吻。

       维克托当时就直接觉得全身充满了体力的还能再跳10个四周跳,自家恋人真是一个随时都能给自己带来惊喜的人啊。

tbc.

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嘻。)

lofter的迷之排版

【维勇】 《所以到现在还不结婚是闹哪样啊》

●又痛又爱的老梗

●什么都可以的维勇两人

●关系还没公开

●ooc

     “勇利!我已经到地方了!快点出来噢!”

     “好,等我出去。”

      勇利回复完自己帅气的恋人的消息后,把手机锁屏后揣进口袋就悄悄地打开房间门,确定听到了父母熟睡而发出的均匀的呼吸声后,这才掂着脚尖像做贼似的走过父母房门前的走廊,生怕把父母从梦中惊醒。

     是的,勇利现在的行为就是半夜偷偷出门和自己的心爱之人约会。仿佛早/恋的孩子怕被老师或家长抓到而只能在操场的阴暗小角落或者一些小树林偷偷亲/热。

     勇利的心跳得很快,不仅仅是因为偷溜出家门,还以为今天是他和自己恋人的确认关系的两周年纪念日。他的心里现在满满的都是自己那个帅气迷人的恋人,小小的心脏几乎都要盛不住满满的恋爱的甜蜜,整个身体仿佛都溢满了粉红色的小泡泡。

     就在自己已经快要打开一个足够自己钻出去的门缝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有人叫自己名字的声音。勇利瞬间原地石化,一卡一卡地转过头看看是谁。这才看见自己的姐姐真利穿着睡衣一手倚在门框上看着自己。

     “勇利,”真利看着勇利的动作吸了口嘴里的烟,再拿出来夹在指间。“你是要出去约会吧。”   

  

lof一直说有敏感词  走微博外链吧

《所以到现在还不结婚是闹哪样啊》

感谢看完♡

     

小滑冰二周年快乐!!!!希望下个周年还能看到各位!!!要一起期待下个周年啊!!!我爱我滑!!!🎉🎉🎉🎉🎉